ONSTIN NMN在人体中如何发挥作用?

NMN作为NAD+的前体,其功能也是通过NAD+来体现,NNM和NAD+的代谢是联系在一起的。NAD+在人体内的有三个独立的代谢途径:Preiss-Handler途径、从头合成途径和补救合成途径1。

NAD+三个独立代谢途径

数据来源: NAD+ in aging, metabolism, and neurodegeneration‍

NAD+的代谢途径

1.Preiss-Handler途径

1957~1958年由Preiss及Hsndler发现,因此命名为Preiss-Handler途径。该途径从烟酸开始,经过烟酸磷酸核糖基转移酶(NAPRT)催化变成烟酸单核苷酸,经过NMNATI1~3酶的催化,变成烟酸腺嘌呤二核苷酸,然后再被催化成NAD+。

2.从头合成途径

该途径又叫犬尿氨酸途径。从食物中摄取的色氨酸开始,依次经过N-甲酰犬尿氨酸、L-犬尿氨酸、5-羟基-2-氨基苯甲酸、ACMS后变成喹啉酸,然后喹啉酸进入Preiss-Handler途径。色氨酸转成N-甲酰犬尿氨酸的IDO和TDO途径是从头合成途径的限制性步骤,ACMS也可以进入三羧酸循环。

3.补救合成途径

NAD+经过三个消耗途径(sirtuins,PARPs, and the cADPR )后变成烟酰胺,然后经过NAMPT催化后,变成NMN,NMN同样通过NMNAT1~3酶的催化转变成NAD+完成循环。有研究表明补救合成途径产生NAD+占人体NAD+总量的85%,补救合成途径中NAMPT酶是这个循环的限制步骤。NAD+的含量在这三个独立途径下保持平衡,补救合成途径是人体NAD+主要来源。NAD+会在一个75kg的成年人体内重复合成2~4次达到3g的水平2。 

NAD+水平随着年龄降低

 NAD+对人体健康发挥着根本性的影响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NAD+在人体内的含量逐渐降低,线粒体和细胞核之间的交流受损,NAD+的减少也损害了细胞产生能量的能力,从而导致衰老和疾病,这也可能是我们变老的原因3。 

NAD+的降低带来一系列健康问题

研究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NAD+骤减的原因是随着年龄增长NAD+消耗路径中的CD38对NAD+的消耗成倍增加,也能导致NAD+在人体内的含量降低4。 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,NAD+在各种生物学过程,包括细胞死亡、钙稳态、基因表达、免疫功能与衰老等中起着决定性作用。NAD+降低会导致发生多种退行性疾病包括神经退行性疾病(如阿尔茨海默氏症、帕金森病)、类风湿关节炎、动脉粥样硬化、糖尿病,心血管疾病和癌症。


年轻健康品牌的“来龙去脉”: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璀璨明珠

研究证明,NMN在体内的吸收非常迅速,因而可以快速提高体内NAD+水平,过程中不会对器官产生额外负担与压力,在2—3分钟便能进入血液,15分钟内提升组织中的NMN含量,进而迅速提升血液、肝脏等器官中的NAD+水平,根据FDA的等效原则,一个70kg的成年人每天应该补充60mg的NMN,但如果通过食物来补充NMN,就意味着每人每天需要吃上32到1238kg的毛豆或者54到240kg的西兰花,这显然是不切实际的,这也充分证明了通过NMN产品摄入NMN的必要性和合理性。

面对如何做好产品研发和生产,ONSTIN可以称得上是使出了“十八般武艺”,其生产研发团队由来自于美国加州大学,台湾等世界顶尖科研机构的生物医学,临床医学以及营养健康学专家组成,在开始着手研发ONSTIN NMN 产品系列之后,ONSTIN在反复技术攻关和医学文献的基础上,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和数据分析,确保NMN产品基于美国哈佛医学院在内以及全球多个NMN作为疾病治疗药物进行研究的临床试验之上,在全体科研人员的努力下,四款均经过第三方认证的NMN产品一经问世,便收获良好的市场反应。

目前,ONSTIN NMN 产品分为NMN6000 Basic、NMN9000、NMN9000 增强型和NMN9600 增强型四种,在美洲本土市场,ONSTIN NMN 产品被视为NMN产品系列中最具有竞争力的年轻一代,其强大的研发力量和经过美国GMP和FDA认证的工厂进行生产的一条龙模式,使得广大消费者对其实力深信不疑,这也让ONSTIN NMN产品从售卖伊始市场成绩便一路刷新业界视野,ONSTIN正凭实力与业绩证明着,其在NMN抗衰老领域突破性的研究,足够让科学技术充分转化成普通民众能消费的水平。



上一篇:吃NMN或可增加运动耐力


下一篇:NMN抗衰老吗?


Copyright © 2020 ONSTIN 版权所有 Sitemap 友情链接: